最高法深改意见十提律师
发布时间:2015-03-02 16:03:17 作者: 来源:

  2月26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对外发布《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下称“该意见”),意见包括七个方面,65项改革举措。该意见将如何影响律师群体?财新记者检索发现,该意见在五项改革举措中十次提及“律师”。

  该意见规定,完善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机制,强化控辩对等诉讼理念,禁止对律师进行歧视性安检,为律师依法履职提供便利。依法保障律师履行辩护代理职责,落实律师在庭审中发问、质证、辩论等诉讼权利。

  “解决歧视性安检的问题,是律师看得见,感受得到的法治进步。”北京市尚权律师事务所张青松律师告诉财新记者,歧视性安检是实践中较为普遍、律师群体意见较大的问题。律师进入法院时需安检,检察官、公安干警等法律职业却无需安检,在中国多地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这一现象与最高法院相关规定严重违背。

  早在2004年,最高法院已对律师安检问题作出规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安全检查规则》,司法警察执行安全检查时,对公诉人、律师等依法出庭履行职务的人员,应进行有效证件查验和登记,对参加庭审活动的诉讼参与人、第三人和参加旁听的人员,在进行证件查验和登记的同时,还应进行人身安全检查、随身携带物品的安全检查。

  针对律师的安检让律师们产生了被歧视的感受。“这也是使律师和公检法机关的关系变得比较敏感的具体原因。”张青松表示。

  张青松告诉财新记者,前两年最高法院曾就歧视性安检问题征求律师群体的意见,包括张青松在内的多位律师要求,法院系统“一视同仁”,落实已有规则。遗憾的是,这一问题至今仍未得到解决。

  该意见中规定,重视律师辩护代理意见,对于律师依法提出的辩护代理意见未予采纳的,应当在裁判文书中说明理由。

  张青松对财新记者指出,此举旨在解决目前“裁判文书不讲理”。实践中,中国许多判决书中仅提及对不采纳律师意见,却不说理由。“让律师和当事人知道自己意见不被采纳的依据,这是司法公开的重要内容,能提高裁判文书可信度,提高司法公信力。”

  该意见提出,推动建立申诉案件律师代理制度。

  “建立申诉案件律师代理制度有助于化解社会矛盾,在法律程序之外解决涉法社会矛盾。”张青松告诉财新记者,建立申诉案件律师代理制度,将对申诉案件当事人实行律师强制代理,凡事申诉的案件都要由律师代理。这可以提高司法机关受理申诉案件的准确性。

  张青松告诉财新记者,目前中国司法在实践中尚有种种问题,不少当事人对案件判决存在不同看法,导致法院已裁判的案件中申诉、上访的较多。这其中有许多“多余”的申诉,浪费司法资源。“律师先进行把关,确定案件申诉的可行性。有理由申诉的,律师提供代理服务。申诉理由不足的,律师解释法律,以案释法。”

  该意见还规定,完善将优秀律师、法律学者,以及在立法、检察、执法等部门任职的专业法律人才选任为法官的制度。

  张青松对财新记者指出,实践中律师转型做法官的数量非常少。这与个人意愿有关,但更重要的是缺乏律师转型当法官的渠道。最高法院该举措旨在打通各法律职业间的交流渠道,吸收优秀律师进入法官队伍。

  张青松告诉财新记者,选任优秀律师担任法官,是一项复杂的改革,不仅涉及到法院内部法官制度改革,更需要法院内外流通渠道的改革。“法院内部法官制度的改革尚未完成,法院人才对外流失,如何吸引优秀律师加入,需要最高法院制度设计上的智慧。”张青松告诉财新记者。

  此外,该意见还规定,依法规范法院人员与当事人、律师、特殊关系人、中介组织的接触、交往行为。

  张青松对财新记者表示,最高法院该意见中的规定十分具体,考虑了律师群体在诉讼中地位,意味着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的内容走向落实。但这些改革举措仍为粗线条式的目标,如何实现这些目标尚需更加具体的改革举措。“我们更关心针对上述改革举措做出的日程安排。”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