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安抚到索赔从被怀疑到成朋友 北京律师团义务服务马航事故260余天
发布时间:2014-12-08 15:41:04 作者:刘子阳 来源:法制日报

  ◎64名马航MH370乘客家属法律咨询服务团律师所精通的专业,几乎覆盖所有与马航失联事件相关法律服务领域。

  ◎在酒店现场服务的50多天,500多名北京律师参与法律咨询工作,共接待乘客家属700余人次。

  ◎乘客家属陆续返回家乡后,北京律协组建乘客家属索赔谈判律师团,为乘客家属提供一对一咨询。

  ◎为保证”MH370全国乘客家属后续保障平台”和”马航事件北京乘客家属服务保障平台”顺利运行,北京律协抽调精干力量成立40余人的法律服务咨询团队。

  马航MH370失联事件发生后,北京市律师协会立即成立MH370乘客家属法律咨询服务团,出具的应急法律建议书第一时间送到北京市政府,扮演着政府与家属间调解员的角色,代表乘客家属与马航就难以解决的问题进行谈判。从最初被质疑“便宜没好货”到成为交心的朋友,律师团的律师们用实际行动赢得了乘客家属们的信任

  南印度洋一片6万平方公里的海域上,风声正烈,重新启动的马航MH370海底搜寻工作仍在继续。

  而在北京,马航MH370背后的北京律师服务团也正与之前的260余天一样,仍在为乘客及其亲属的合法权益奔忙,为他们提供义务法律服务。

  危急时刻主动提供服务

  2014年3月8日,北京时间凌晨2时40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航班号为MH370的波音777-200飞机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该飞机载有239人,原计划于吉隆坡起飞,北京时间当天早晨6时30分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

  看到马航失联新闻的那一刻,吴晨有些坐不住了,作为一名民法和国际法方面的专业律师,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起,“老吴,看新闻了吗?快找几个专家出具法律意见书。”这个电话来自与吴晨并肩奋斗多年的战友、北京市律师协会副秘书长陈强。

  在经过国际法、保险法等相关专业的律师共同讨论后,3月9日,马航失联事件应急法律建议书被送到北京市政府。随后,北京律协成立MH370乘客家属法律咨询服务团。

  “两天后,真正棘手的事情来了,几百名家属聚集到北京。对家人的牵挂,对马航的愤怒,这些家属的情绪越来越激动。”法律咨询服务团律师毕文胜回忆起当天的情景,依然难掩感慨。

  据介绍,法律咨询服务团扮演着政府与家属间的调解员角色,乘客家属与马航之间难以解决的问题,他们负责出面谈判,有时也要帮忙维护现场秩序,出面调解家属间的争执。

  随着时间推移,谣言越积越多,焦虑的阴云笼罩上每个人心头。

  真诚帮助变疑虑为信任

  “需要法律服务的当事人数一直在不断增加,从最初12名律师组成的法律咨询服务团,增加到64名。这64名律师,专业几乎覆盖所有与马航失联事件相关的法律服务领域。”陈强介绍道,服务团分为5个工作小组,分别进驻马航客机失联乘客家属入住的5家酒店,开启24小时咨询服务。

  陈强说,律师团成员都是北京律协各专业委员会主任级别的律师,平时工作非常忙,但这个时候却没有一个请辞的,有的甚至是放下手头的工作,专程从外地赶来北京。

  在马航失联后的36天里,毕文胜从未离开过现场指挥部。“看到悲痛欲绝的乘客家属们,我的心情也很沉重。但作为一名律师,我更需要从法律角度提出积极合理的建议,给他们提供法律帮助。”

  在北京律协的带领下,律师们在客机失联还不具备索赔条件的情况下,帮助家属启动了索赔准备程序,指导家属提前准备索赔材料。在酒店现场服务的50多天时间里,前后共有500多名北京律师参与到此次法律咨询工作中,共接待乘客家属700余人次。

  然而,律师团的工作,未能完全缓解乘客家属们日益烦躁的心情。

  “我们都是义务提供法律服务,不仅不收一分钱,有时还要自掏腰包,但有些家属还是不领情,认为我们是政府派来的‘说客’,甚至有人说‘便宜没好货’。”吴晨说,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在他多年的从业生涯里还是第一次。这种局面直至一次家属见面会后才得到改变。

  “那次家属见面会后,我请大家吃饭。当时,饭桌上所有人都抱头痛哭,释放了积郁很久的压抑与痛苦。”吴晨说,之后,家属们不再视他们为冷冰冰的律师,相处日渐融洽,现在很多家属来北京还会主动和他们联系,彼此成了朋友。

  后续法律服务刚刚开始

  2014年5月2日,MH370应急处理工作逐渐结束后,乘客家属陆续返回家乡,但对北京律协来说,后续法律服务才刚刚开始。

  马航事件的索赔工作复杂,为此,北京律协组建乘客家属索赔谈判律师团,为乘客家属提供一对一咨询,给办理委托手续的乘客家属建档谈话,制定谈判工作预案草案,启动外国空难索赔专家选聘,繁忙杂乱的工作接踵而来。

  谈判律师团目前已根据前期准备的家属情况调查表,结合从国际空难索赔律师处获得的情况调查、证据收集清单,整合出一份不拘限于中国法律规定的、比较详尽的证据收集指引清单,作为与家属进行情况调查、证据收集等建档谈话蓝本。

  “完成一名乘客的家属谈话一般需要至少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谈判律师团律师臧洪亮此前在国航从事法务工作,是空难索赔方面的专家。他说:“空难索赔,证据是关键,目前我们已经与北京和天津地区的部分家属进行了细致的情况摸底和证据收集指导面谈,形成了若干样本,并根据建档谈话实际情况进一步完善了证据收集指引。”

  MH370事件发生之前,中国律师们几乎没有国际空难的索赔经验。

  “马航事件在国际航空史上也属罕见,我们亟需外国空难索赔专家的加入。”臧洪亮告诉记者,他和律师徐玲通过私人关系,联系到国际空难索赔领域有丰富执业经验的英国皇室法律顾问,“我们之间的咨询、沟通会议开了很多次,由于时差原因,经常要工作到凌晨,委托协议修改了13稿才满意。”

  为保证“MH370全国乘客家属后续保障平台”和“马航事件北京乘客家属服务保障平台”的顺利运行,北京律协积极抽调精干力量成立了40余人的法律服务咨询团队。

  “每天必有一位团队律师到岗,解答乘客家属的法律咨询、向有关部门转达乘客家属的诉求,安抚乘客家属情绪,协助两个平台的各项工作。”臧洪亮说。

  律师温情行动改变偏见

  律师在很多人眼里几乎是能言善辩与唇枪舌剑的化身,其中也不乏言论直指律师群体太过功利,然而,马航事件让人们看到了这个群体鲜露人前的温情。

  51岁的李波是中国优秀的侵权法专家,马航事件发生后,他带病加入MH370乘客家属法律咨询服务团。被确诊为肝癌晚期的日子里,他拖着病体,忍着癌痛,坚守到马航客机失联事件应急法律服务工作结束,直至死神无情到来。

  早在今年春节前夕,李波的身体便状况不断。然而,马航失联事件发生第一天,作为北京律协侵权法委员会主任的他,便义无反顾地与北京律协抽调的各专业委员会的资深律师组成法律咨询服务团,赶往丽都饭店,一待便是3个多月。

  “当时他已经不太吃得下饭,只能喝点热粥。”与李波一起值班的律师张金澎至今仍清晰记得这一幕,“我看到他在吃药,劝他去看病,他说没事,大家都挺忙的。”

  “律师团的律师每天都要接待至少十多人的咨询,然而比咨询更累的,是要每天端坐在那儿,精神上很是疲惫。”说这话时,律师刘春不禁有些难过。

  4月25日,值完夜班的李波在家人的再三强令之下,赶往医院做身体检查。随即,噩耗传来,医院诊断,李波患肝癌晚期,病情非常严重。但李波隐瞒了自己的病情,再次回到值班席上,直到最后。

  “他从来没有把得病的事告诉我们。”毕文胜介绍说,直到几个月前,参加马航失联事件的同仁们才知道,和他们一起在丽都饭店并肩战斗了几十天,没请过一次假的李波律师,竟然已是肝癌晚期患者。

  马航MH370失联之时,臧洪亮的父亲已重病卧床。

  “北京律协4月初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河北沧州照料父亲。”然而,考虑到自己在国航法律事务处多年的工作经历以及成为专职律师后多年的航空法业务从业经验,臧洪亮马上回到北京,加入MH370乘客家属索赔谈判律师团。

  7月16日,律师团在北京召开家属见面会,而此时在沧州,臧洪亮的父亲已在重症监护室中昏迷了四五天,情况十分危急。考虑到家属见面的敏感性,为确保不出现任何意外,接到通知的第一时间,臧洪亮再次忍痛拜别父亲赶回北京。

  就在当晚家属见面会臧洪亮与家属们沟通之时,他的父亲没能熬过病痛折磨,不幸离世。

  “家人怕影响我工作,直到晚上12点多才打电话告诉我。”未能陪伴父亲走完最后一程,成了臧洪亮心底无法弥补的痛。

  但这条路,他和北京律师服务团的战友们将继续走下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